欢迎来到大众彩票

毛主席逝世后王海容看望李敏, 孔冬梅喊她阿姨, 李敏: 要叫她姐姐

正文:

1979年冬的一天上午,北京一户普通的院子里来了一位身穿军绿色大衣的中年女子,这里是李敏一家的住处,此时,距离她搬离中南海已经过去十多年了。

见到来人,李敏格外兴奋,两人正聊天时,一向很有礼貌的孔东梅跑了过来,笑着朝母亲李敏小声问道:“这位阿姨是……”

还没等孔东梅问完,李敏就打断了她,认真地说道:“不是阿姨,她和你同辈,要叫她姐姐。”李敏显得非常惊讶,因为眼前的这个女子看起来和母亲差不多大的年纪。

“怎么会是姐姐呢?”李敏越想越感到奇怪。

这时,女子轻轻地俯下身子,拉住了孔东梅的手,笑着说道:“哈哈,小东梅,叫我海容姐姐!”

原来,来人正是毛主席的表侄孙女王海容,作为毛主席的亲人,她同样有着传奇的人生。

“我干嘛怕你啊?”

王海容的爷爷王季范是毛主席的姨表兄,毛主席的母亲文七妹的姐姐文六妹正是王季范的母亲,有着这层关系,两家的交往一直非常密切,毛主席小的时候就经常和王季范一起玩耍,称他为九哥。

1936年10月,红军三大主力陕北会师,长征顺利结束,不久,毛主席来到了延安,长征胜利的消息也很快传遍了祖国大地,广大有识之士无不为之欢欣鼓舞。

身在湖南老家的王季范得知表弟毛主席已经成为了我党的领导人,心中更是高兴,带着望子成龙的心愿,几天后,他就把家中独子王德恒送往了延安,跟毛主席一起参加革命。

听说表侄要来,毛主席对自己这个九哥更加赞赏,来到延安后,毛主席还亲自与王德恒见了面,嘱咐他为国家、为抗日出一份力。

王德恒也不负众望,本来就有着学习功底的他,进入抗大后,思想更是进步飞快,不久,就成为了一名坚定的革命者,毛主席的弟弟毛泽民见他思想已经成熟,便主动担任了他的入党介绍人,王德恒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抗大学成后,王德恒接受组织的委派,回到了老家湖南做地下工作,然而,不幸地是,就在1941年,王德恒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国民党特务发现,身中数弹,英勇牺牲。

得知消息的毛主席含泪向九哥报去了不幸,但王季范却表现得很是坚强,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为了国家牺牲的,他为儿子感到自豪,而这时,王德恒的女儿,也就是王海容才刚刚三岁。

就这样,王海容从小在爷爷的抚养下长大成人,海容这个名字也是爷爷给取的,来自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;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。”王季范对孙女寄予了无限的期望。

1950年秋,毛主席想到了九哥,便邀请他到北京做客,王海容也跟着爷爷一起去了,这时的她对毛主席还没有太深的印象,毕竟两人从未见过。一路上,王海容不停地向爷爷询问着毛主席。

“爷爷,我到了该怎么称呼他呢?”

“叫主席公公(湖南话称祖父为公公)。”

“他脾气大不大啊?和画像上长得一样吗?”王海容按捺不住内心地好奇,不停地问着,王季范显得很高兴,毕竟他也和润芝表弟多年没见了。

很快,王季范带着王海容在卫士的带领下,来到了中南海毛主席生活的地方,刚到门口,就发现毛主席已经站在院子里迎接,王季范更加高兴。

他本以为孙女初次见到毛主席会有些紧张,却没想到王海容却表现得非常淡定,大人们在一旁聊天,她就自己边吃东西边四处闲看,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外人。

毛主席注意到了王海容的表现,在即将分别的时候,他叫住了王海容,笑着问她:“你这个人挺怪的, 第一次见我也不害怕?”

“我干嘛怕你啊?难不成你还能吃了我!”

“你给我写了一封信,我忙,没有来得及给你回。”

“那可不,我还给你要了一个篮球呢,你也没给我!”

三言两语间,毛主席已是笑容满面,想起九哥的深明大义,想起表侄的为国捐躯,再看到表侄孙女这般天真无邪,他愈发地喜欢起这个小姑娘了。

不久,应毛主席的挽留,王海容就跟着爷爷王季范一起在北京生活了,期间,王海容经常跑到中南海看望毛主席,还和李敏、李讷一起玩耍,看到孩子们其乐融融,毛主席心里也很欣慰。

从学生到工人再到学生

转眼间,到了王海容中学毕业的日子,毛主席虽然忙,但还是会抽出时间来关心孩子们的生活,对王海容也是一样,毕业前夕,他把王海容叫到了身边。

“海容,你快毕业了吧?”

“嗯,主席公公,今年毕业。”

“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呢?”

“我……我想着考个大学,但是我学业平平,不一定能考上,眼下国家是建设时期!培养一个大学生国家要花不少钱呢!如果考不上,我就去当工人、农民……”

听到王海容坚定地回答,毛主席满脸欣慰,他没想到这孩子年纪轻轻就有了这么高的认识,几天后的一次宴会上,毛主席笑着对九哥说:“九哥,你生了个好儿子,又有了个好孙女,海容这般年纪就能忧国忧民,可了不得哩!”

听到毛主席的夸奖,王海容也害羞地低下了头,这番话也成了最大的激励,推动着王海容不断向前,时刻想着为国家做贡献。

一开始,王海容想着考上大学将来做一个化学工程师,为此,她拼了命地学习,然而,由于基础薄弱,最终,在高考时以些许差距遗憾落榜,她没能考上大学。

其实,在当时的情况下,王海容完全可以给毛主席说一声,上个大学也不是难事,但她没有,因为她一直记得爷爷和主席公公对自己的嘱托:不要搞特殊,要自力更生。

于是,为了实现梦想,王海容抖擞精神,再来一次,她和几位落榜的同学一同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,开始在家自学,她觉得这次肯定能考上。

只是,在学到一半的时候,她被工人同志高涨的工作热情给打动了,所以,她果断了放弃了学业,瞒着家里人偷偷报名进入了北京的一家化工厂工作,成了一名工人。

王海容想当工人固然有那个时代趋势的影响,但她本人也并非是心血来潮才做了决定的,之所以去化工厂,还是与她当化学工程师的梦想密不可分,她想着既然考不上大学,不如先到厂里锻炼上几年,学出个真本领。

王海容在化工厂当了三年的学徒,每个月工资18元,虽然累一点,但基本的饮食得到了保障,她工作的时候,恰逢三年自然灾害,能解决吃饭问题,她就觉得很满足了,而且还能和工人同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

当然,王海容在工作的时候同样没有忘记学习,三年下来,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心得体会写成了一篇文章,并且发表在《中国青年杂志》上,收获了一致好评。

而在完成这篇文章的过程中,毛主席为她提供了帮助。

原来,王海容写完初稿的时候,生怕自己哪里写得不好,会引起笑话,便主动给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的叶子龙写了一封信,并把文章一同寄了过去,希望他能把文章交给毛主席,让毛主席批阅,还说如果毛主席没有时间,就请叶子龙帮忙看看。

信交上去后,一直等了两个多月都没有收到任何通知,王海容觉得是主席公公太忙了,她就打算自己再看看,过几天发出去。

不过,就在1960年10月17日,距离她送信过去了两个半月,毛主席的批示送到了她的手上:“找王海容今天下午3时15分来这里一谈。”

刚看完信,王海容就骑着自行车朝中南海飞奔而去,卫士们对她都很熟了,很快,她就来到了菊香书屋,主席公公正在屋里等着她,这天,两人聊了一下午。

原来,毛主席的确是太忙了,当时面临着复杂的国际和国内局势,他经常要工作到深夜,有时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,直到这时才抽出空批阅表侄孙女的文章。

毛主席耐心地和她讲了文章的优点和缺点,还就缺点的部分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并且亲自做了修改,最后,他还认真的为文章命名为《我的经验》,这四个大字也是他写在上面的。

为了防止自己的签名让表侄孙女的生活受到影响,毛主席还亲自写起了普通的行书,丝毫没有毛体的痕迹,不仅如此,他还细心地给她起了一个笔名,叫王波,波便是海浪,看似随意为之,实则毛主席也做了认真的思考。

得知主席公公专门抽出这么多时间帮自己看文章,王海容感动地几乎要哭了出来。

后来,在毛主席的建议下,王海容又重新读起了书,并且最终考进了北京师范学院,之后,又到了外国语学院进修,毕业后,进入了外交部,成为了一名外交人才。

“叫我海容姐姐!”

王海容凭借着扎实的外语功底和不断学习的态度,在外交部提升得很快,一度担任了副部长的职务,而且还经常陪在毛主席的身边当翻译,尼克松访华的时候,她就全程待在毛主席的一旁。

可以说,王海容在外交部任职期间,为我国的外交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,但她本人却从不居功自傲,相反,在毛主席的影响下,王海容为人十分谦虚低调,所以,后来的报道中,我们很少看到她的名字。

1979年,距离毛主席逝世已经过去了三年,听闻李敏仍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,王海容便亲自到了她家里探望,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,两人的友谊从小建立,一直持续到生命的尽头。

这次的到访让孔东梅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不平凡的姐姐,她听到姐姐从容地讲述自己的过往,心中很是敬佩,此后多年,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,亲如一家。

2004年,王海容因为身体的原因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,退休后的她归于平静,在中南海和弟弟一家人过起了平凡的生活,是的,她把全部的青春都献给了我国的外交事业,终身未嫁。

此外,退休后的王海容也几乎从不参加应酬,也不接受采访,因为她觉得自己以前只是做了该做的事,没有什么值得宣扬的,当然,妹妹孔东梅的邀请除外,这年的一天,她受邀来到了孔东梅家中。

此去经年,再来时,王海荣已是满头银丝,但自信还是抚平了岁月的痕迹,远远看去,王海容还是显得那般富有活力。

“说说您的故事吧, 海容姐姐, 我想写写您的故事。”简单聊了一会儿,孔东梅轻轻地问道,这次她喊起姐姐来已经非常熟练,多年来,她天天这么称呼她。

对于别人问这个问题,王海容向来是表示拒绝或者干脆不回答的,但对于妹妹,王海容显得十分温和,她淡淡地说道:“你写你的,我不写。但我可以提供一些背景材料。”

随后,在王海容的讲解下,孔东梅对70年代我国的外交事业有了更加全面地了解,因为那些外交场面,王海容大多都亲自参与过。

除了外交上的事迹,王海容还给妹妹讲起了毛主席对她在学习上的启发。

有一次,正在北京师范学院外语系就读的王海容找到了毛主席,有些不解地吐槽道:“我们班有一个同学爱看古典作品,我们都在学外语,他却看《红楼梦》。”

毛主席没有表态,而是慈祥地问道:“你读过《红楼梦》吗?喜欢《红楼梦》中的哪一个人物?”

“读过,哪一个我都不喜欢!”

毛主席温和地开导道:“《红楼梦》还是可以读的,它不只是一个故事,还是一本历史小说,读了《红楼梦》,你才知道什么叫封建社会……”

王海容似懂非懂,她不清楚《红楼梦》和学外语有什么联系,直到多年后,她从事了外交工作,才切实体会到主席公公对教育的深切期望,那就是无论学什么,去到哪里,都不能忘了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。

听姐姐讲到这里,孔东梅也很动容,虽然她没有和外公见过面,但从母亲那里,从外公留下的文稿中,孔东梅已深刻体会到了外公的伟大。

在毛主席的教育和影响下,包括王海容、孔东梅在内的所有家人都继续在各自的岗位上为社会做着贡献,即使退休了,心里也还一直挂念着国家,这就是伟人的力量。

2017年9月9日,王海容在京病逝,享年79岁,值得一提的是,9月9日这天也是毛主席逝世纪念日。

谨以此文向王海容女士致以崇高的敬意!

posted @ 22-07-19 09:56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大众彩票平台,大众彩票官网,大众彩票网址,大众彩票下载,大众彩票app,大众彩票开户,大众彩票投注,大众彩票购彩,大众彩票注册,大众彩票登录,大众彩票邀请码,大众彩票技巧,大众彩票手机版,大众彩票靠谱吗,大众彩票走势图,大众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大众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